邳州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古宅惊魂

发布时间:2019-09-14 06:39:19 编辑:笔名
摘要:推理小说作家参加创作年会入住古宅宾馆,古宅中一连串的奇遇使他下定决心揭开谜底,几经努力,终于破获奇案 枫桥镇有座千年古宅,经古建筑专家考证,建筑风格符合唐宋时期的特征,早几年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古宅的主人叫孙小茹,看准了方兴未艾的生态游,利用古宅开了一家旅游宾馆,时下崇尚反古归真,古镇,古宅最吸引人们的眼球,像她这样古色古香的古宅宾馆,既可以歇息,又能欣赏古建筑,更是游客的首选。开业才两三个月,她就赚了个盆满钵满。
这天,市文学刊物《古风》杂志社在枫桥镇举办创作年会,选定在古宅宾馆召开。全国各地的作者陆续聚集古镇,我是全市唯一写推理小说的作家,也是杂志社编委会成员,自然是要到会的。报到那天,因局里一些琐事忙得很晚,直到天黑之前才赶到了会议接待处。接待处负责接待的是杂志社主编谢冰,他知道我喜欢清净,特意将较为偏僻的西厢房安排给我住。
宾馆老板孙小茹,她算不上特别漂亮,那特有的素质和一双会说话丹凤眼,还是蛮受看的,做事麻利泼辣,四十多岁人了,还是那么风韵犹存。我报到时她正好在场,便亲自带我去西厢房,帮我安顿好后,好像有话对我说似的,不知为什么她欲言又止,用那种略带求助的眼神看着我,半晌,摇了摇头,下意识地咬着下嘴唇,低着头默默地走了。我望着她渐行渐远的瘦削背影,一种怜悯之情由然而生。
晚餐时多喝了几杯,游园活动我就没有参加,早早地回房休息了。我斜靠在床头,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回味着谢冰在晚宴上的祝酒词,怪不得市作协选他当主编呢,连祝酒词都那么赋有诗意,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阴阳顿挫平仄对仗,多一字嫌多,少一字不能,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我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地就迷迷糊糊起来了,我试图睁大眼睛看看新闻联播,但是,脑子昏昏沉沉的,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整个人像是在空中飘,电视画面全是重影,什么也看不着。
突然,房门自己开了,门口像风一样飘进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影子,那影子忽地一下就飘到了我的跟前,双膝跪在我的脚下,哭诉着说:“先生,我死得好冤啊!我是古宅的主人司马国强,几个月前在省城城南高速公路服务区刘老板的盛情邀请下,前往服务区考察办店,打算在那里开一家土鸡馆连锁店,没想到当夜喝多了酒,迷迷糊糊之中被人把我背到高速公路上,把我丢到高速公路的高速车道上被车碾压至死。同去的人报警后,警察查了半天没查出个头绪,就将我的尸体火化了事,后来对我老婆说我是晚上喝多了酒在高速公路上被车撞死的,因为夜深人静,肇事车辆逃逸。后来又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些人,他们伪造我的笔迹,说我欠了他们的债,瓜分了我的财产和土鸡馆,冤啊!我死得好冤啊……”
我一下子吓醒了,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难道是在做梦?但是又觉得不对劲,我低头一看,地下怎么会真的有一点点的鲜血?再抬头起头来,原本关得好好的房门,怎么开了一条缝?
我第一反应是应该到客房外察看一下,走出客房,静悄悄的,整个古宅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再看手表,原来都是凌辰两点多了,所有的人都己经进入了香甜的梦乡。古宅中惟一清醒的人是古宅中重堂屋里的值班员和刚走进来的老板娘孙小茹,她见我向她的走来,便迎了上来:“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吗?”
“没,没,随便走走。”我随口回答着。从她们的神态看,好像也是匆匆赶来似的,刚刚发生过什么,我觉得现在跟她们谈似乎有些不妥,转了一圈便回到了客房。
我抽了一支烟,前后想想不觉好笑,不就是做了一个梦吗?是啊,梦嘛,总是会光怪陆离的,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忽然又觉得不对,为什么刚才见到老板娘有点异样?她的耳根处怎么会有血?难道刚才进屋的是她?有什么话不可以明说要装神弄鬼?我胡乱想着,脑子里像满是面粉被人浇上了一瓢水,现在全成了浆糊,乱成了一锅粥。我连抽了几根烟,还是镇静不下来,只好对自己说,睡吧,明天还有事呢。于是我走进了卫生间,见电热水器的热水满满的,就痛快淋漓地洗了一个热水澡,只觉得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大口,贪婪地呼吸着带着古木芳香的空气,全身那股松弛劲儿让人陡添了许多睡意,这个时候什么都是多余的,睡觉才是第一位的。
也许是乏了吧,刚躺下便谜谜糊糊地入睡了。突然,刚才的那一幕又重演了,房门无声地开了,像轻轻的一阵风,把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送到了我的面前,这次我看到了他的脸,那是一张满是伤疤的脸,脸颊布满了一道道的血痕,眉宇下是一双忧郁的眼睛,泪水如泉汩汩自双眼流出,巴嗒巴嗒地滴在地上,泣不成声地向我诉说着他的冤情。
我猛然惊醒,一抬头,只见房门又开了,床头似乎可见斑斑泪痕,不禁浑身汗毛呼地一下竖了起来,从来不知道怕字怎么写的我,忽然心惊胆颤起来,心头充满了疑惑和恐惧,是梦?是鬼?是人?为什么在一夜之间同一个梦会重复两次?是梦?为什么房门会自开?为什么血泪斑斑?是鬼?我算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从来不相信鬼神,再说,阳不是克阴吗?像我这样阳气旺盛的人,难道还克制不了鬼魂吗?据说鸡叫之后鬼就要回归阴间,刚才早己是鸡叫三遍了,怎么还有鬼呢?是人,也许还真是人,为了伸冤而假借鬼魂为之,蹊跷!这里面一定有蹊跷!

我想了很久,觉得这古宅一定有故事,我作为一个推理小说作家,一直以来都想亲手破一两个案子,只是没有机会,这次终于让我碰着了,怎么可以错过呢。自从昨夜遇到那血淋淋的怪事,就下定决心要亲手揭开古宅之中笼罩的神秘面纱。
吃过早点我就匆匆忙忙地去见老板娘孙小茹,打算找她聊聊古宅,聊聊她男人。可是,当我来到她的卧室时,她的女儿司马亚男正趴在床前哭得死去活来,我心中一惊,好好的怎么哭得这么伤心?难道出了什么意外?我急忙走上前去,“姑娘,这,这是怎么回事?”
司马亚男见有人来了,哭得更伤心了,歇斯底里地哭诉着:“妈――,妈啊,你怎么也不要女儿了?丢下女儿一个人在这个世上,叫女儿怎么活啊――妈啊,我苦命的妈,早晨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走了呢?连一句话也没给女儿留下……”
我愕然了,是啊,早餐时她还忙前忙后地张罗着呢,一点也看不出有病的样子,就这么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怎么说死就死了呢?人的生命就那么脆弱?我走近床边,揭开遮在她脸上的冥纸,发现她脸上紫红,似乎不同于正常死亡的人,心中顿起疑云,便对她女儿说:“姑娘,节哀吧,人死不能复生,哭坏了身子你妈也不能起死回生啊,后事还靠你去料理哩,再说,你妈这是猝死,说不定这里面有什么蹊跷呢?你看,她这脸上紫红、紫红的,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建议,为了慎重起见,你是不是该报个警?……”
司马亚男经我一番劝说后停止了哭泣,沉默了片刻,似乎觉得我说的有些道理,接着她用手机拨通110报了警。
不一会儿,刑警就来了,在法医对尸体进行检查的同时,刑警分成若干个小组在镇上开展了调查访问。他们忙活了一整天,得出的结论是脑溢血猝死。
我曾经与负责这起猝死案调查的探长交换过意见,他们的责任心和细致不容置疑,在短短的一天中,他们走访了上百人并作了详细笔录,跑遍了市区和镇上的医院、诊所,获取了十多份病历,事实证明孙小茹身患严重的高血压症,病理切片检验结果也证明了他们的结论是符合客观的。可是,我的内心深处却总有些不甘心,觉得远没有猝死那么简单。
司马亚男只不过是一个刚走入社会的黄毛丫头,一个丧事就把她压垮了,加上店里还有那么大一个创作年会,早就没有了主张,蛇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宾馆的老板娘都死了,员工那里还有心思招待客人,加上要办丧事,早就乱成了一锅粥,创作年会面临这种尴尬局面,也只好另起炉灶另开张了,虽说另找了一家宾馆,终究无法摆脱因孙小茹的猝死而蒙上的阴影,不少文友都有点高兴而来扫兴而归的感觉。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不能平静,心中老是掂记着那天晚上似梦非梦的怪事,心想,那一家怎么那么多事呢?男人不明不白的死了,我刚准备着手调查,女人也突然猝死了,怎么就那么凑巧呢?早不死晚不死,古宅出了惊魂一幕后人就死了,虽说警察作出的结论有理有据,但我作为一个推理小说作家,心中总有些疑问,世间的事千奇百怪,犯案的人智商不一,说不定有什么办法可以瞒天过海呢,凭我与孙小茹接触的那两三次,她给我的映象是精明强干而且活力四射,就算她患有高血压症,也控制得很好,从一般常识来看,脑溢血和心梗死都发生在不知道自己患有心脑血管疾病的人群,知道自己有病的人,平时都在吃药,病情一般都得到了一定的控制,并且知道急救措施,随身都备有急救药物,只要稍有不适,就会自救,怎么可能发生猝死呢?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越想越觉得大有文章。眼看快到家了,我忽然觉得我应该回去,应该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去揭开古宅的谜底,还人们一个公道。
主意拿定后,我折身返回了古镇。天近黄昏时,我再次来到了古宅。只见古宅大门敞开,中重堂屋的正中停放着一副没有做漆的棺材,棺材底下点着一盏七星灯,棺材的前头摆着一张小方桌,桌上摆放着一张年青女子的遗相,我顿生疑犊,心想,孙小茹的丧事不是早已办过了吗?这屋里怎么还摆着一副棺材?难道……?我不敢想下去,也不愿想下去。但现实是无法回避的,我走近一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只见灵牌上写着:“司马亚男之灵位”七个大字,我的头嗡地一声像炸裂了般疼痛,耳边回响着司马亚男那撕心裂肺般的哭泣声,我几乎崩溃了,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下,长叹了一声:“唉――,晚了,我来晚了啊……”
这时,有一个曾经是古宅宾馆服务员的姑娘看到我感到很吃惊,“先生,您不是那个写推理小说的作家吗?怎么又回来了?”
“对,你说得没错,我就是那个写推理小说的作家,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指着棺材说。
“不可思议,真的是不可思议!先生,您说亚男怎么会疏忽到那种程度呢?昨天她刚刚把她妈送上山,回来后她说困,眼睛都睁不开了,就想睡觉。是啊,谁不困呢?都三天三夜没眨眼睛皮了,现在总算把丧事办完了,的确是该睡上一觉了,听她那么一说,瞌睡虫就忽然钻出来了,都有点支持不住了,就这样,各自都回去休息了,实在是太累了,我们都睡得太沉,直到今天上午十点钟才醒。醒来后,我就直奔亚男的卧室。她的卧室离古宅有三百米左右,是她爸妈为她买的商品房,也是为她准备的嫁妆,上个月才装修好。我来到她的卧室,见大门紧闭,我门铃也按了,喊也喊了,内面就是没有人应,我觉得不对劲,便叫来了开锁的,锁匠把门一打开,一股浓烈的液化气味扑鼻而来,我心里一格登,觉得大事不妙,急忙打开所有的门一窗,只见亚男和衣直挺挺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早已僵硬了。有人说她是自杀,我不信,她这个人我是知道的,心胸宽得很,什么事都看得开,办完她妈的丧事后,她说要继续开宾馆呢?怎么就忽然自杀了呢?……”
我听她这么一说,也觉得不可思议,她那么阳光的一个女孩,怎么可能自杀呢?这里面该不会有什么猫腻吧?心想,一切事物都离不开时间和空间,假如真有猫腻,她卧室里一定会留下些许蛛丝马迹,对,应该到她卧室看看。主意一定,便请那位姑娘带我去看看,姑娘爽快地答应了。我随她来到了司马亚男的卧室,只见房间装修得很豪华,所有的装饰材料都是名牌,大门用的是高档的盼盼牌防盗门。客厅连着餐厅,餐厅与厨房之间仅隔着一博古架,博古架上除了摆放一个花瓶和几样小摆设外其他隔子上都空着,厨房的厨柜下面放着两坛石油液化气,其中一坛阀门旋开,液化气灶上开关打开,灶上一个铝合金小锅,锅盖半灭跷,锅身和液化气灶上全是米汤,锅中不剩少量米汤,气坛已空。整个房间一尘不染,什么蛛丝马迹也没有发现,我只好另想办法了。

晚上我失眠了,脑子里净是古宅一连串的蹊跷事。我反复思考,觉得这一连串的事一定与某种因素有关。究竟是什么因素?自古人们就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往今来,一切犯罪不外乎三个因素,一是为财,二是为仇,三是为情。古宅的谜底是什么呢?我根据表面现象分析,认为围绕古宅做文章也许是惟一可行的。
就目前的情况看,我纯粹是捕风捉影,一切基点都是建在梦幻之上,但我认准了,决定一条路走到黑。假如我的假设成立,那么,犯罪嫌疑人一定与被害人有着某种关联,是亲人?还是朋友?从三个死者的死亡情况看,犯罪嫌疑人对被害人的情况了如指掌,并且具备接触死者的条件。比如孙小茹和司马亚男,她们俩人都是死在新装修的居室之内,而居室的盼盼牌防盗门不是专业的锁匠没有钥匙是无法打开的,谁会接触到钥匙呢?据了解,孙小茹和司马亚男什么时候都是随身携来从不交给他人的,而另外一把钥匙是由司马国强保管,他出事后就存放在保险柜里了,假如有人能接触到钥匙,那只有三个人有可能,一是杀害司马国强的凶手,二是与司马国强同行的两个朋友。根据我的调查,他的两个朋友基本上可以排除,剩下的就只有杀害司马国强的凶手了,如果是这样,那就是处心积虑老谋深算了。

共 924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世间真的有阴魂不散的冤鬼么?还是冥冥中都已经给人们安排好了恶有恶报的因果报应?抑或是真人为了伸冤而假借鬼魂为之?古往今来,一切犯罪不外乎三个因素,一是为财,二是为仇,三是为情。古宅的谜底是什么呢?一个全市唯一写推理小说的作家因为参加创作年会而入住古宅宾馆,结果,古宅中发生了一连串诡怖的奇遇。古宅一连串的蹊跷事,终于迫使他下定决心揭开谜底。几经努力,终于破获奇案,亲手揭开古宅之中笼罩的神秘面纱。一口气读完,不禁陷入了沉思:“凶手用这种残忍的手段值吗?他的后人会心安理得吗?”故事结尾余音袅袅,回味无穷,最后揭示的主题,更是发人深省。小说文笔流畅,布局缜密,情节一波三折,跌宕起伏,从中可以看出,作者在创作推理悬疑小说这方面,实在是个厉害的老手。非常精彩的一部推理大作,推荐共赏。【编辑:上官竹】【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X012081701】
1 楼 文友: 2012-08-16 09:16:52 感谢作者赐稿江山,期待更多精彩大作! 联系QQ:1071086492
2 楼 文友: 2012-12-01 2 :27:56 不一样的故事,就有不一样的新鲜和精彩,拜读了。宝宝大便有血
小孩不爱吃饭原因
小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孩口舌生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