邳州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沙龙曾为中止对华军售合同给江泽民写信致歉

发布时间:2019-11-10 20:41:11 编辑:笔名

沙龙曾为中止对华军售合同给江泽民写信致歉

2004年12月28日,沙龙与时任中国国务委员的唐家璇举行会晤。东方IC供图

2005年6月20日,沙龙会见时任中国外长的李肇星。新华供图

在数十年的政治生涯中,媒体公开报道的沙龙访华只有一次。那是1997年,沙龙以国家基础设施部部长的身份到访中国。外界已经很难了解当时他和中国的相关官员达成了什么具体协议,但沙龙对这次访问的记忆始终深刻。6年后当中国驻以色列大使潘占林离任前向沙龙辞行时,沙龙还对潘大使回忆了和中国的交往。他颇为动情地表示,如果有机会再去中国,希望再看看中以示范农场和其他科技合作项目。

和农民们一块打麦子

中以示范农场是1993年以色列总理拉宾访华时和时任中国总理李鹏确定的。选址在北京市的通州区。里面汇集了以色列各种农牧业科技成果。此后每当有以色列高级官员访问中国时,几乎都会选择到这里参观访问。1997年沙龙访华时曾到这里考察建设情况。据说在通往农场的路上,沙龙遇到了中国农民,他饶有兴致地和农民们一块打麦子,并说自己也是农民。但此后沙龙始终没能再次踏上中国的土地,更没亲眼见到这个早已颇具规模的中以合作硕果。

2007年,也就是沙龙中风昏迷一年后,他的接班人、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访华。奥尔默特特别安排考察中以示范农场。在北京一月寒冷的冬季,奥尔默特也做了一回“农民”,亲自挤牛奶、喝牛奶,似乎以这种方式为沙龙“还愿”。

对无法续约表达歉意

实际上,沙龙在2004年曾经还有过一次访华的机会。当年12月主管外交的国务委员唐家璇访问以色列,这是2000年江泽民访问以色列之后近5年来到访该国的中国最高级别官员。当年江泽民访问以色列之际,沙龙以利库德集团主席的身份和江泽民晤面。双方均表达了加强往来的意愿。

然而随后曝出了“费尔康事件”,即美国向以色列施压,迫使以色列撕毁向中国出售费尔康预警雷达的合同。这让中以关系陷入低潮。

在此事件中沙龙的角色颇为尴尬。前总理巴拉克中止了合同,而正是随后接替巴拉克担任总理的沙龙正式给江泽民写信,对无法续约表达歉意,同时在退还中国1.9亿美元前期费用之外,再赔偿中国1.6亿美元,共计3.5亿美元巨款。另一方面,与沙龙关系密切的国防部发言人公开强调,美国的施压是个“错误”。

唐家璇访问以色列,实际上表明中以关系已经走出了那段低潮期。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其间中国和以色列开始履行哈比无人机升级维修的合同。唐家璇访问以色列之际,至少有一架中国购买的无人机送到以色列,由以方人员为其构件升级。

在和沙龙的会晤中,唐家璇代表中国领导人正式邀请沙龙访华。沙龙的态度可以从他在会上的表态中看出端倪。他说:“第一次甚至第二次表示拒绝都是惯常的外交举动,但我当场就接受了访华邀请。”同时他还邀请胡锦涛和温家宝访以。

然而由于沙龙此后专注于中东和谈,并忙于处理2005年单方面下令以军撤出加沙地区后产生的一系列后果,访华始终没有成行。2006年沙龙中风后一病不起,访华更是无从谈起。时任总理的温家宝和国务委员唐家璇还专门向以色列发慰问电,对沙龙生病表达望其早日康复的祝愿。

对发展对华关系持积极态度

从沙龙对中国的态度上看,他对发展对华关系也持一种积极的态度。比如2005年时任中国外长的李肇星访问以色列时,沙龙对他坦言,以色列对中国的友谊高度重视。沙龙也曾对中国驻以色列大使潘占林“私语”,自己对中国经济发展所取得的成就印象颇深。这位颇具战略眼光的政治家还注意到,以色列正掀起一股中国热,在以色列各大学学习汉语的人越来越多,去中国旅游的人也与日俱增。这些都将是两国加强往来的基础。

沙龙或许是中国人最了解的以色列政治家之一,除了普通民众和军迷对这位参加过数次中东战争的老兵有很多关注之外,很多中国高级官员对沙龙也颇有好感。比如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上将曾写过一本书,被媒体塑造为“恶魔”的沙龙,在其笔下更像是一个视死如归、“把冒险当成自己的第一事业”的战场英雄和伟大军事家。

据《人民》

观察

争议沙龙带不走中东恩怨

2014年1月11日,特拉维夫,中风倒下昏迷8年后,以色列前总理沙龙离世,空余争议任人评说。

8年间,沙龙没有留给世间只言片语。没人知道:在2006年1月4日那个傍晚,在保持清醒的最后一刻,他想的是什么?这是个遗憾,更是个悬念。

在阿拉伯人眼中,他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在苏伊士运河战争中带领伞兵旅虐杀战俘;在黎巴嫩战争期间指挥以军屠杀难民;对巴勒斯坦人实施恐怖政策,并借巴人“起义”之机大开杀戒。

而在多数以色列人眼中,他是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受人拥戴的英雄。以色列主流的《国土报》曾在一篇文章中称,作为与以色列国同时代的领袖,沙龙经历了这个国家无数次危机和十字路口,体会过军界宦海沉浮,骁勇善战又果敢坚韧。

众所周知,在中东地区,和平,是一种“承诺最多、兑现最少”的现象,而沙龙在倒下前曾被认为是能推动谈判并敢于作最终决定的人选。

在确保以色列绝对安全的前提下,允许建立非军事化、世俗的巴勒斯坦国,那怕该国与以色列老死不相往来,这便是晚年沙龙对以巴和平一种迟到的理解。

轰然倒下前,沙龙在总理位置上有两个惊人之举:将“一生对手”阿拉法特逼入绝境;实施“脱离接触”行动,清空加沙地带全部21个犹太人定居点,并努力使以色列人相信,这是为和平所必须做出的让步。

2005年岁末,年近78岁的沙龙毅然退出自己参与创建的利库德集团,凭借一己之力组建前进党,以期利用民众支持带领前进党赢得大选,组建强力政府推动和平。

然而,这位战场的常胜将军、政坛的铁腕强人最终被自己打败。有人说,如果沙龙继续主政,以巴和平或已取得突破。但是,历史由不得假设,和平不相信如果。

同为战功卓着的将军,拉宾在力劝以色列议员批准《奥斯陆协议》时说:“我是一个经历过‘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人,所以我要寻找和平的出路。”沙龙生前曾说,在以巴和平问题上,自己与拉宾殊途同归。

和平,既是沙龙的未了情,也是以巴民众及中东局势关注者的未了情。

今天,世上再无沙龙,而中东恩怨依旧。

据新华社

回忆

新华社眼中的沙龙

以色列前总理沙龙堪称以色列最精明且最负争议的政治和军事领导人之一,给多名曾在耶路撒冷和加沙地带常驻的前任和现任新华社留下深刻印象。

“三板斧”将军

新华社前驻加沙马晓霖:任期1999到2002年。

我曾将沙龙对巴勒斯坦军事打击的撒手锏比喻成李逵的“三板斧”:暗杀巴勒斯坦活跃分子以至高级政治领导人,待挑动巴方反击后,再从空中轰炸巴安全机构,从地面闪击巴自治城市,进而完成一轮较量。

“三板斧”反映沙龙固有的刚愎和自负,但是,面对为结束占领而不怕死的巴勒斯坦人,背靠因占领而持续不断有人丧生的国民,向来务实的沙龙也不会蛮干到底。

“老狐狸”的握手

新华社前驻耶路撒冷刘洪:任期2002到2004年。

沙龙很喜欢笑,总是笑得很欢。握手是他的公关利器之一。

2002年,沙龙结束一次演讲后正准备起身,我抓紧机会凑近拍照,沙龙的保镖赶忙阻拦。正朝这里走的沙龙看到我的尴尬,冲我一笑,走上几步,朝我伸过手来。我也赶忙握住沙龙粗大的右手。

与前巴勒斯坦领导人亚西尔·阿拉法特握手,阿翁总是喜欢很用力地握你,然后把你拉到紧贴自己的地方,最后面对镜头,露出领袖的微笑。

沙龙的手胖白柔软,总是轻轻和你一握,然后又抬起头,冲你微微一笑,很少说话。那种略有些诡秘而亲切的笑容,像是长辈在问你一些你不愿意回答的问题,又像是一个小孩子对你做了坏事以后自我解嘲。

除了疆场“铁将军”,沙龙还落得政坛“老狐狸”的称号。而这只“老狐狸”一度是巴以和平的最大赌注。

人性沙龙

新华社前驻加沙周轶君:任期2002到2004年。

常驻加沙时,与以色列总理沙龙天天“见面”:一是楼下垃圾桶表面,白色油漆醒目喷上沙龙名字,表示巴勒斯坦人对他的诅咒;二是案头他的自传《武士》,封面上白发沙龙紧锁双眉,遥望远方,目光深邃又深情。

沙龙曾说,他不穿防弹背心,因为没有适合他的尺码。

沙龙不喜欢跟媒体打交道。行伍出身,他称自己讲话没遮拦,容易惹麻烦。他更愿意在聚光灯外,施展手脚。

他傲慢,瞧不起阿拉伯人。美国前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莱特回忆说,某场合阿拉法特向沙龙伸手,沙龙背过头去。

他发动“定点清除”,不考虑是否伤及无辜。也正是沙龙,20年前就放言:“终有一天,巴勒斯坦国从我手中建立!”

他有爱。有这样一张照片:沙龙独立于第二任妻子莉莉墓前,夕阳满天。据说,2000年莉莉去世后,沙龙每天上班前,特意绕行,经过莉莉墓前“问候”。

爱到极致,也狠到尽头。

悲情沙龙

新华社前驻耶路撒冷魏建华:任期2004年至2006年。

2006年1月,沙龙因中风入院,昏迷8年,直至去世。

沙龙再度中风入院后,我在哈达萨医院外采访,一名以色列同行跟我说:“如果沙龙这次能离开人世,他是幸运的!”

我哑口无言。

“沙龙正处在政治生涯的顶峰,如果这时去世了,全世界的很多领导人可能都会来参加他的葬礼,他也将永远被人们牢记。可如果他变成植物人,在家里躺两年再去世,我想那时候没有多少人会在意他。”这名解释说。

寥寥数语,让人回味良久。

原标题:沙龙曾为中止对华军售合同给江泽民写信致歉

原文链接:

稿源:环球

作者:张淳

旅游热点
阀门
交通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