邳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镇妖册 第二百二十七章 有苏瑾儿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7:25 编辑:笔名

镇妖册 第二百二十七章 有苏瑾儿

只是许行空一想到眼前这这灭门之祸有可能是林晓枫故意为之,心里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就像是有一根鱼刺扎在上头,再结合刚才林晓枫三番两次的想要赶自己离开的态度,许行空的心里越发难受了。

虽然他一直都知道林晓枫的感情方面很淡薄,但是他一直认为那只是因为林晓枫缺少了一魂的缘故,那绝不是她的本意,林晓枫的本质上还是一个正直善良的好女孩。

可是,事实却不断的告诉许行空,也许他错了,林晓枫就跟那些人一样,是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是一个只要目的正确,就敢于牺牲一切的人,这样的人或许会让人感到敬畏和佩服,但是却没法让人发自内心的喜爱。

当然了,如果换一个角度,仅仅以一个下属的身份来看,跟着这样的上级,是有可能会干出一番大事业的,哪怕由于种种原因没能成功,也必定会在青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许行空应该感到庆幸,但是,许行空现在却一点也感觉不到高兴,只觉得心里凉冰冰的,冰的有些刺痛,并且越来越痛。

“怎么会是灭门?”

许行空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林晓枫下意识的咬了一下嘴唇,眼神闪烁了一下,但是随即马上恢复了坚定,看着许行空疑惑而期待的眼神,一字一字回道:

“因为他们拒捕,因为他们是敌人,这个回答满意么?”

许行空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

“满意?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人满意。”

说罢,许行空再看了看那两具小小的尸体,转身向山下走去,不理会身后射来的各种眼神,也不再看林晓枫,脚下越来越快,很快就消失在灯光照射的范围之外。

林晓枫默默的看着许行空远去,眼神闪过一丝落寞,嘴角却慢慢翘了起来,露出一抹安心的笑意。

时间慢慢的过去,林晓枫脸上的表情渐渐的凝重起来,她不时的扭头向着某个方向看去,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终于,光秃秃的山顶上忽然亮起了一个信号。

林晓枫嘴角一翘,心道该来的终于来了,她果然就在鹏城。

山顶的信号还在闪烁,不过,没等众人弄清楚信号到底要传达什么意思,一道流光忽然出现在北方的天空中,仿佛飞坠的流星一般,越过山顶,眨眼间就到了众人眼前。

临时布置起来的结界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样,那坠落的流星竟然毫无声息的穿透了结界,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人出现的同时,仿佛有股强烈的光芒,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眯了一下眼睛,随后一股香风迎面吹过,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眼皮也不知不觉变得沉重起来,整个人似乎正悄然的向着一个美丽的梦境下沉。

“凝神归元,小心魅惑!”

林晓枫的断然冷喝惊醒了差点中招的众人,回过神来的猎妖者们纷纷唤出自己的防御手段,悄然的退后布下了一个战阵,十分忌惮的看向来人。

站在废墟前面的是一个女人,极为美丽的女人,这是一个能让暗夜都变得明亮起来的女人,她那极美的容颜让人一见难忘,她那随风轻扬的雪白长发像是天蚕丝织成的绸缎,悄然缠绕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她穿着一身翠黄色汉服长裙,裙裾上暗绿的衣带,淡红的绳索环佩,背上一柄古朴的长剑,这一丝不苟的打扮古色古香,活脱脱的一个穿越时空而来的古典美人儿。

但是跟她柔美恬静的外表截然相反,她那双明亮的眼眸却让人看着就会汗毛直竖,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眸呢!

如果说林晓枫的双眸给人一种无法跨越的距离感,那么眼前这个古典美人的双眸给人一种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冷酷感觉,她就像是一个神,用那充满感情以至于已经完全无情的双眼,漠然的看着眼前这些心惊胆战的人们。

这双无人敢于直面的眼眸慢慢的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然后又扫过了躺在地上的几具残缺的尸体,最后,她的视线停留在林晓枫的脸上。

林晓枫虽然表情一如往常,但是额头和背后却难以抑制的渗出一层细汗,夜风吹过,一股凉意慢慢的涌上心头。

“玉山雨斋的小丫头?手段果然够狠!”

“敢问前辈尊讳?”

林晓枫没有接那古典美女的话,而是反客为主的问起对方的来历。

古典美女轻轻一点头道:

“我叫有苏瑾儿,你是杨万江的弟子?”

“是的,晚辈是林晓枫,师从杨万江,今天我们来此是调查私设黑屋的事情

。”

“调查还是灭门?”

有苏瑾儿无喜无嗔的淡然问道,不过眼神却又一次从地上的那两具小小的尸体上扫过。

“灭门只是意外,因为调查对象拒绝配合,我们不得不强制将他带走,但是他却宁死不肯,用出了同归于尽的强法...”

有苏瑾儿轻轻摆了摆手道:

“有人说解释就是掩饰,现在死无对证,真相如何已经没人知道,更何况我也不需要听你的解释。”

林晓枫眉头皱了皱道:

“那敢问前辈意欲何为?”

“很简单,杀人偿命而已。”

“你敢,鹏城可是玉山雨斋的地盘,还轮不到你们妖族任意妄为!”

林晓枫还没来得及开口,一位年纪稍大的玉山雨斋门人已经忍不住色厉内荏的大声喝道。

有苏瑾儿瞥了那人一眼,甚至连解释都省了,直接手指向天一指,她背在背上的那柄古剑‘噌啷’一声脆响,从剑鞘中跃了出来,剑身翻转,剑尖指向众人,像是一只准备战斗的猎犬一样。

对面的几个人见有苏瑾儿一言不合就要开打,没等林晓枫开口,就已经将阵法发动了起来,这是一个名扬天下的阵法。

“玉山风雷阵?你们不配用这个阵法。”

有苏瑾儿难得的露出了一丝丝怒意,话音落下,她再没有废话,直接玉手一挥,那柄早已经饥渴难耐的古剑咻地一声就飞了出来。

林晓枫将刚刚张开的嘴又闭上了,将想要说的话默默咽下,启动了自己身上的防御灵器,虽然在有苏瑾儿面前,这种程度的灵器恐怕根本就跟纸糊的没两样。

不过,有苏瑾儿的目标显然不是林晓枫,至少这次攻击的目标不是林晓枫。

那柄古剑划出一道暗淡的流光,没等众人看清,就已经穿透了玉山雨斋众门人构筑的玉山风雷阵,阵中的风雷之声才起就噗地一声破碎了,就像一个被捅破了的皮球一样,顿时憋了下去。

古剑划空而过,玉山风雷阵应声而破也就罢了,更糟糕的是有苏瑾儿对阵法的了解远超众人所料,她的剑不但轻松的穿透了阵法的防御,同时也准确的干扰了阵法的运转,让原本精密紧凑的阵法运转轨迹巧妙的发生了逆转。

于是原本在主持阵法的几人身上不断循环壮大的元灵结构,忽然改变了方向,变成了互相冲击伤害的局面,主持阵法的几人完全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变化,他们对于阵法没有直接溃散反而被巧妙逆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结果当然是很悲催的,阵法中的六人齐齐一声闷哼,一口老血喷薄而出,然后身体像是被抽掉了脊椎骨一样软倒在地,事实上,这一切不过是眨眼之间发生的事情。

直到这时他们才反应过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几人都惊骇的瞪大了眼睛见贵似的看向有苏瑾儿。

此时有苏瑾儿已经召回了古剑,双手曼妙的舞动起来,回旋于她头顶的古剑瞬间发出了明亮的光芒,然后一化作二,二化作四...一个呼吸之间,古剑已经化成了一股由无数利剑组成的剑之洪流。

“咯...万,万剑诀!?你怎么会...这不可能!”

“是因为那把剑!”

林晓枫的声音淡淡的传来,替有苏瑾儿回答了被吓得硬撑着起来发出疑问的同门师兄。

有苏瑾儿略缓了缓手里的万剑诀,淡漠的双眸看向开口的林晓枫,不过随着时间过去,那股利剑组成的洪流还在不断的壮大,如果刚才发出万剑诀的结果是万剑穿身而死,那么过一会再发出的话,恐怕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会被这股利刃洪流给绞成渣渣。

“哦,小丫头竟然认得这把剑?”

“我师父的房间里挂着一幅画,他逢人就会问人家画的好不好,画中人的背上正是背着这么一把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玉山雨斋的万剑诀应该是这把灵器自带的术法。”

“不错,小丫头很聪明,就是心机太重了,用这把出自玉山雨斋的剑送你们去见贵门先辈正好合适,各位,上路吧!”

“你敢!...”

“不要啊...噗...”

“哎~”

看到有苏瑾儿嘴角微微一勾,玉手缓缓的挥下,仿佛来自幽冥死亡气息瞬间就攥住了所有人的灵魂,众人惊恐之下不由得下意识的发出各种叫喊,连站在后面的林晓枫也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莫名的扭头向山下方向看去。

“咦!”

回头看着山下的林晓枫却在此时发出一声惊呼,有苏瑾儿也若有所觉的猛然扭头看向采石场方向,随着林晓枫的惊呼声,从原本漆黑一片的采石场方向忽然闪现出一团淡淡的五色光晕。(未完待续。)

郑州银屑病医院看病费用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的具体地址
郑州银屑病医院费用贵吗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具体地址在哪里
郑州银屑病医院住院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