邳州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丁香】白骨美女(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25:40 编辑:笔名

张三沿着小径往山上走去——此山名为万坟山,他爷爷就葬在山上。已经三年了,他一直没来过,今天正好清明放假,便进山一祭。
想起管理员老头的话,张三一直想笑。什么闹鬼啊,严禁祭客上山等等。鬼?这玩意真的有吗?如果有的话,倒想见识见识,也不虚此行啊!
天公真不作美,本来风和日丽的天气,却突然乌云压顶,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
山中树木茂密,杂草丛生,找来找去,他始终没有找到爷爷的坟。雨越下越大,衣服都半湿了,没办法,只好在路旁小亭里歇歇。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张三猛地一惊,莫非鬼真的莅临了吗?他抬头一看,不禁笑了,哪里是什么鬼,来者居然是位穿着时髦的妙龄女郎。
女子冲张三启齿一笑,伸手拢了拢湿漉漉的秀发,大步走了进来。女子长得美,笑得更美,张三心中微微一荡,搭讪道:“ 祭坟么?”
女子又是一笑:“是啊!可惜天降大雨,只好权躲片刻!你呢,大哥?”“我也是!”张三瞄了女子一眼,“你真漂亮!”“是吗?”女子上下打量着张三,“不是吧!”“真的!倾城倾国!”张三踏前一步,轻轻抓住女子的手,“我都快成裙下之臣了!”女子哈哈大笑:“嘴巴挺甜的嘛!”张三见女子没有拒绝之意,便顺势把她抱在怀里,吻了下去。
眼看他的嘴唇就要吻上女子的桃腮了,突然眼前的情景一下子倾覆了,女子美丽绝伦的脸庞变得狰狞可怕,嘴里牙齿暴涨,瞬间变成了獠牙,红红的舌头长长的,向他咬了过来。
“鬼啊!”张三吓得大叫一声,将女子一推,便想逃之夭夭。可是晚了一步,唇已被对方咬住了,他使劲一拽,肉便掉下一块,鲜血直流。
此时此刻,他心惊胆战,也顾不得什么疼痛了,扭转身形,落荒而逃。女子大笑不已:“大哥,你怎么了?干吗跑啊?我们正好可以玩玩耶!”说着,也追了出来。
张三在前面没命地跑,女子在后面使劲地追,嘴里还不停叫着:“哎……哎……大哥等等我嘛!”张三运气实在不佳,没跑多远,便被荆棘一绊,摔倒在地。连忙翻身起来,连滚带爬地向前扑去。
女子冷笑一声,纵身一跃,已飘到他身后,一把抓住他衣襟,长舌伸到他脸上,狞笑道:“臭小子,看你还往哪跑?”
张三吓得魂飞天外,情急之下,双手抓住衣衫用力一扯,来了个“金蝉脱壳”人已朝前滚去。幸好此处是一斜坡,顺势而下,已轻松滚出对方掌控范围。
女子突然一声厉啸,口中念念有词,叫道:“山崩地裂!”伸手一指,张三眼前便出现了一道断崖。由于滚势太急,他根本就停不下来,出于本能,双手乱抓,竟各自抓住一把茅草,身子便虚悬在空中,上也不是,下亦不能,一时间冷汗直冒。
女子来到崖边,嗲声嗲气地说:“大哥,上来啊!小妹拉你!”“别过来……别过来……”张三吓得魂不附体,一个劲地摇头,声音已颤抖不已。“你说不过来就不过来吗?迟了!呵呵……”女子将手一挥,只听喀喀喀几声大响,手臂手指均已暴涨数倍,“让你见识见识本 的九阴白骨爪!啊……”一把抓住张三衣领,像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你不是想跟我玩玩吗?有色心没色胆的蹩脚货!孬种!”狠狠将他摔在地上。
张三怒不可遏,大骂道:“ !你不是人!”女子一阵怪笑:“不错!我本生就不是人!我是鬼!难道你不知道吗?哈哈……”她杏眼圆睁,“再说了,是你勾引我啊,怎么骂我是 呢?我该骂你是淫贼!恬不知耻的东西!”
“谁勾引你来着?不过是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而已嘛!”张三呐呐地说。“开玩笑?你说得好轻巧啊!”女子频频冷笑,“见女人就叫妹妹,见女人就抱着亲嘴,这叫开玩笑?你这玩笑是不是开得太过火了呀!你说?”
张三又羞又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垂头丧气地喘着粗气。女子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吗?天天勾引女人,左拥右抱的,还美其名曰叫什么怜香惜玉,简直可笑之极!人类啊,真是悲哀,我都为你们害臊!”
“住口!你有完没完啊?絮絮叨叨的!”张三豁出去了,厉声道,“说嘛,你今天把我骗到此处,究竟意欲何为?”
“这个嘛……嘿嘿……”女子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东看西看他半天,连声道,“好好,一身都是宝啊!首先我要吸光你身上的阳气,正好可以增强一百年的功力。然后呢……嘿嘿嘿……听他们说人脑脊髓都是大补之品,堪比什么龙肝凤胆。还有嘛,就是你这身肥肉--想当年众仙不是都争抢什么唐僧肉吃吗?我看你这肉有过之而无不及,延年益寿,再好不过了……”
张三听得毛骨悚然,愤然道:“你好残忍!干脆杀了我吧!士可杀不可辱!”“呵呵,有那么容易?”女子哈哈大笑,“告诉你吧,我要像猫捉老鼠一样,先耍你个筋疲力尽,然后才慢慢品尝,直至最终让你变成一堆白骨。”她做了个鬼脸,“你们这些臭男人不是都喜欢玩花样吗?来来来,小女子奉陪就是,呵呵……”
听着女子鬼哭狼嚎的凄厉笑声,张三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和力气,突然大声喝道:“死鬼,我和你拼了!”一个“鲤鱼打挺”纵身跃起。女子招招手:“来啊,我正求之不得呢!不过人打鬼没意思,待会我打死你了,来个鬼打鬼岂不更妙?嘻嘻!”
“少废话!”张三猛扑上来,一把抓住女子的脖子,“我掐死你!我掐死你!啊啊……”发疯似地大吼大叫,乱抓乱打。
女子微微冷笑,用力一甩,便想将他轻易甩开,谁知连甩数次,均未成功,不禁大怒,飞起一脚,踢中张三腹部,同时抓住他双手一扭,就听张三啊呀大叫,嘭地一声,已被女子一脚踢到山那边去了。
女子飘身而起,落在地上时,已一脚踩在张三身上,恨恨地说:“臭小子,我玩死你!”伸手在空中虚画几下,口中念念有词,叫道,“魔幻大法!”刹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女子随即朝张三一指,张三恍惚中便觉被人拍了一下,顿时就失去了知觉。


张三醒来时,已置身于一间温馨闺阁中,此刻他斜倚在一张软榻上,虽然精神满满,脑中却一片空白,先前发生的事一点都不记得了。
见他醒来,门口两个时髦女郎已款款而入,一个伸手扶起他,一个沏上香茗,放在榻前小几上,两人同时一躬身:“公子请用茶!”
张三只觉面前幽香浓郁,忍不住瞧了两人数眼,这一看不打紧,顿是脸红心热,胸中狂跳不已,真有种古井重波、怦然心动的感觉。
原来这两个女孩太漂亮了,天仙俏脸、魔鬼身材、定时炸弹、小蛮腰一应俱全,加上身穿丝织衣裙,隐秘处若隐若现,愈显美丽性感,风流多情。
张三年近三旬,虽不能说阅美女无数,漂亮女孩却也见过不少,但像现在这两个确实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一时间竟呆住了。
“怎么了,公子?莫非你饿了,想吃了我们不成?”见张三如此失态,两个女子都吃吃娇笑起来。她们妖艳无比,笑得人春心荡漾。所谓美色动人心,张三哪能忍耐,连忙招招手:“来吧!陪我玩玩怎么样?”
“好啊!”一个女子欣然答应,“来就是,这年头谁怕谁啊?”说着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他大腿上。另一个女子却皱起了眉头:“菲菲,别这样,他是大姐的人,我们不可以的!”“怕什么?”菲菲撇嘴道,“她可以玩,难道我们就不可以吗?反正她又不在。盈盈,如果你害怕,就门口把风去,总之本 今天吃定他了!”“这个……这个嘛……”盈盈想了想,终于下了决心,“好吧!”
张三却十分不舍:“别……别走嘛……”一把将盈盈拉到怀里,“大爷现在兴趣正浓,一个人不好玩,我们来个一龙戏双凤岂不更好?”说着,啧地就是一口,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菲菲嘻嘻一笑,伸手扯住他耳朵:“你呀,真坏!还想通吃是不是啊?我可告诉你啊,我们两个是……是那个……鬼哦。”“什么鬼啊?我看是色鬼。我爱死你们两个女色鬼了!”顺手摸了她两把,“呵呵……还是真材实料耶,不是假的。”菲菲假嗔道:“你找死啊你!”在他脸上使劲一拧,“大坏蛋,难道你真的不怕死吗?”张三摇摇头:“不怕不怕!玫瑰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呵呵呵呵……”
三人正在打情骂俏,突然门口一人大声喝道:“好啊!你们干的好事,今天可被我碰见了吧!”一个又高又大的肥婆走了进来。
盈盈吓得满脸通红,连忙站起身来:“我说是谁呢?原来是熊姨!熊姨一向可好!”菲菲瞥了来人一眼,冷笑道:“熊花花,我们干什么事,还轮不到你管吧!你来干什么啊?”“干什么?”熊花花嚎笑两声,“听说你们这来了个小白脸,本大美女是特地赶来尝鲜的……呵呵……幸亏我及时赶到,不然的话,这头等状元红就被你们两个夺走了!”
“怎么?就凭你猪叫一样的美声,还想小白脸?别做梦了!”菲菲哼了两声,讽刺道,“我看睡马路上都没人要了!切!”“他妈的,你纯粹是找死!”熊花花早就对菲菲的不逊感到愤恨,此时一听此言,气得火冒三丈,直接便奔她扑来。
菲菲喝道:“滚出去!”顺手抓起茶杯,砸向对方。熊花花巨掌挥出,已然将茶杯击飞,却不防茶水淋了她一脸,双眼顿时便睁之不开。菲菲见偷袭成功,不能让对方缓过手来,早举起茶几,狠命猛击。
熊花花正挥袖擦脸,突闻风声劲急,知道不好,立即退后一步,双掌往上一推,就听呼地一声,竟将茶几打到爪洼国去了。菲菲冲盈盈一使眼色:“上!”两人同声喝道:“九阴白骨爪!”四掌卷起四道狂风,左右夹击。一时间阴风阵阵,惨云四绕,张三不自禁打了几个寒战。
“就凭你们这不成气候的九阴白骨爪,便想对付本大 ?”熊花花哈哈大笑,“来吧!本大 今天倒要试试你们的功力,看你们究竟炼到了第几层!”当下气沉丹田,凝神不动。
说也奇怪,菲菲与盈盈那阴柔相济、无坚不摧的掌力,一接触到熊花花的身体,便像击中一座棉山似的,不但功力一下子消失得干干净净,而且一股强大的力量已经反震过来。两人大吃一惊,连忙催动功力,往上招架,企图与之抗衡。
不料熊花花大吼一声,双掌往上一挑,菲盈二人之功力已然被卸,随即喝道:“还是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家传绝学~无形阴尸掌吧!”两袖轻描淡写地一挥,就听砰砰两声,已分别击中菲菲与盈盈,震得她们连退数步,倚在墙上不停地喘着粗气。菲菲受伤较重,哇地一声,吐出来一口鲜血。
熊花花非常痛恨菲菲:“臭丫头,居然敢跟我作对!还有你……”她一指盈盈,“都是一山的骆驼!去死吧!小贱人!”再度举起双掌,蓄势待发。
“哎哎哎!”张三一见不好,赶紧出面拦住熊花花,“熊……熊姨!别……别赶尽杀绝好不好啊?她们已经受伤了耶!”
“咦!你怎么叫我熊姨呀?我叫熊花花,就叫花花呗!”熊花花笑了,“呵呵!原来你挺在意这两个小骚货的啊!好好好!看在小白脸的份上,就权且饶了她们……滚!”“多谢花花!”张三双手一拱,“那我就替菲菲盈盈谢过您了。”他回头一使眼色,“你们走吧!”菲菲看看盈盈,盈盈看看菲菲,两人默不作声地退了出去。
熊花花笑眯眯的打量张三几眼,啧啧道:“不错!挺俊的嘛!”接着摇头晃脑,扭屁股挺胸,故意忸怩作态,“小白脸,你看本大美女身材怎么样?很迷人是不是?”张三此时好心情一点都没有了,本来不想搭理她,但没办法,只好敷衍:“还可以。”
“什么?还可以!”熊花花灯泡眼一瞪,“臭小子,不是我说你,你眼光好差呀!其实本大美女挺靓的嘛,可以说上天入地、打起灯笼火把都难找耶!”言下之意非常不满。“是啊!”张三微微一笑,“草包头,水牛腰,罗汉肚,头大尾大哪都大,确实人见人爱,美丽绝伦啊!”
“对对对,这还差不多嘛!你瞧我胸比两个小骚货屁股都大,多性感哦。”熊花花没有听出讽刺之意,反而挺高兴,哈哈笑道,“来摸摸,看感觉怎么样?”说着,抓起张三的手往胸上按去。
张三无奈,只好逢场作戏,伸手摸了两把,呵呵笑道:“不错不错!比真材实料还真材实料!可惜我不是运动员,不喜欢打篮球,否则的话,那就爽歪歪了啊!”
“臭小子,你是说我胸像两个大篮球是吧?呵呵呵呵……”熊花花得意非常,“来,干脆骑到我身上试试,看是不是比睡沙发还舒服?”不由分说,一把抓起张三按在身上,随即上前两步,四仰八叉往软榻上一倒,就听咔嚓一声,软榻居然被她压塌了。
“他妈的,这是什么东东,太不结实了嘛!”熊花花自嘲一笑,“来来来,地板上好,这个不怕他塌了。”
“好吧!”张三像小孩一样被熊花花玩弄于股掌之间,竟逐渐调起了情绪。是啊,一个大男人骑在一个女人身上,能不想入非非吗--这年头已经没有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了。
眼见两个人慢慢耦合,有可能跃马横枪见真章了,可就在此时,忽听门外传来沙沙之声,并且很快到了屋中。熊花花非常警觉,已然将张三推在一边,翻身而起,喝道:“是谁?”但连问数声,均无人回答,也不见有人。她双掌一摆,呼呼呼连劈数掌,也没有什么动静。

共 75 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向人们讲述了一个犹如聊斋般的鬼故事。好色的张三清明扫墓与一美女相遇遂起歹心,不料美女乃一女鬼化身。经过与女鬼的搏斗终被女鬼的魔幻大法所伤。失去记忆的张三色心不改沉醉在四个女鬼的温柔乡中,在女鬼美 惑中阳气被吸尽。正在张三性命危及之际被阎王夫人所救。整个故事告诉人们色字头上一把刀,正如:美色佳人体酥酥,腰缠利剑斩凡夫。明里不见人头落,暗地催君骨肉枯。作者文笔流畅,娓娓道来引人入胜。感谢赐稿丁香,推荐阅读。【丁香编辑:笔架山】
1 楼 文友: 2016-08-18 19:29:56 阅读这类似于聊斋的作品,不免胆战心惊。作品语言流畅,故事情节一波三折,具有教育意义。谢谢赐稿丁香! 花若盛开,蝴蝶自来;你若灿烂,天自安排。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9-19 16:10:59 谢谢美编赏识。笑天敬茶!只是好像大家不够热情,那么多评论员一个都不见。小孩鼻子流鼻血怎么办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办
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儿童健脾胃的常用药